当前位置:首页 -> 辽宁法学 -> 重点文章
重点文章
 
【字体:   打印本文
从新刑诉法的实施展望律师“法治梦”——访辽宁六合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克俭
单位: 作者:

张克俭,中国法学会会员,辽宁省法学会常务理事。1998年起从事律师工作,2000年获辽宁大学法律硕士学位。

 

记者:新刑诉法已经实施3个多月了,这次修订有哪些突出的亮点,目前就您在具体办案中切身感受到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张克俭:20123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此次刑诉法修改幅度很大,修改内容涉及到100多处,修改比例超过总条文的50%,修正后的条文总数已达290条,并且增加了新的编、章、节。这次刑诉法修改一个最突出的亮点,就是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刑事诉讼法总则,并在多项具体规定和制度完善中加以贯彻和体现。这些规定不仅有宣示性、指导性意义,还意味着在惩罚犯罪的同时,要尊重和保障人权。

在目前的办案中,感受到新刑诉法带来的重大变化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将律师在侦查期间的地位确定为辩护人,并相应增加了辩护权利。

将参与侦查阶段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明确为辩护人,不仅是名称的改变,重要的是,新刑诉法增加了律师在侦查期间两项体现辩护人地位的权利。一个是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可以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而现行刑诉法中的律师,在侦查阶段只能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件有关情况,不能向侦查机关了解案情只能了解涉嫌的罪名。这一规定显然是扩大了律师在侦查期间的案件知情权,但是,实践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辩护人与侦查人员之间就知情内容的争议,这种争议在极端案件中有可能形成侦辩双方的剧烈冲突,而这种冲突由于没有中立第三方的裁决,有可能成为“敏感事件”。另一个是根据了解的情况提出意见。新刑诉法规定,在案件侦查终结前,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侦查机关应当听取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这当然也可以算是一项明显的进步,毕竟为律师在侦查期间的实体辩护增加了空间。但是,由于辩护人在侦查期间不能阅卷,侦辩双方对案件信息的掌握不对称,提出的意见的说服力相对较弱。

第二,会见权的变化,最终进一步限制了律师的会见权。新刑诉法全面吸收了律师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但是又与律师法有明显的区别。首先是会见时间。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的时间,由现行刑诉法的“第一次讯问后”提前至“第一次讯问之日起”,并且新刑诉法还删除了现行刑事诉讼法中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须经侦查机关批准的限制。完全吸收了律师法的规定。其次是会见手续。新刑诉法吸收了律师法第三十三条,“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三证)即可会见的规定。再次是会见程序。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的规定,取消了现行刑诉法侦查阶段的会见侦查机关根据情况可以派员在场的规定。对一般案件,律师会见直接向看守所提出,看守所必须最迟在四十八小时内予以安排,这一规定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实践中侦查阶段律师会见必须经办案机关安排的问题,但是看守所“四十八小时”的宽限,在实践中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而且“四十八小时”一旦成为常态,会直接影响侦查、审查起诉、审判三个阶段的整体会见效果。最后是会见范围。与律师法不同的是,新刑诉法虽然取消了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侦查阶段的会见应经侦查机关批准的限制,但是增加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人员的,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的限制。因此,实际上,与现行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相比较,律师侦查期间会见在押人须经侦查机关批准的范围扩大了。即律师会见权比现行法律规定明显减小。

记者:新刑诉法在施行中不免会出现“新规”与“旧制”间的规范冲突,当下存在哪些突出问题。

张克俭:这次新刑诉法的修订可称得上是我国在刑事诉讼领域方面法治观念的整体提升,因此也就不免会出现如你刚才讲到的“新规”与“旧制”之间的冲突,执法者、司法者对于新的法律观念、法律规范理解与执行的滞后等问题。例如目前作为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时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下列的人可以被委托为辩护人:()律师......”所以一名律师可以接受委托作为辩护人是没有问题的,反过来说犯罪嫌疑人或者其近亲属可以只委托一名律师作为辩护人。也就是说存在一名律师因为办案的需求要会见当事人的情况。如果出现了一名律师申请会见犯罪嫌疑人,而看守所以需要两名律师在场的法律规定予以拒绝,那么等于看守所改变了上述法律规定,即犯罪嫌疑人必须要请两名律师担任辩护人。否则就无法会见,也就无法完全实现法律规定辩护制度的目的。而要求犯罪嫌疑请两名律师无疑增加了犯罪嫌疑人的维权成本。近日,辽宁省公安厅、辽宁省司法厅联合下发《关于加强贯彻落实刑事诉讼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工作的通知》,通知再次明确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要向看守所提出,看守所在接到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的申请后,应当查验三证是否齐全、三证是否真实有效,是否经过公安机关许可等。并未规定必须两名律师同时到场进行会见。而我省目前仍然有个别看守所不允许一名律师单独到看守所进行会见。这与新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是相违背的,不利于辩护律师及时行使相关诉讼权利。

此外,在保障律师与犯罪嫌疑人的通信权,侦查机关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询问中全程录音录像的问题,身处看守所中的犯罪嫌疑人在没有其他近亲属同时又不满足获得法律援助条件时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充分行使委托辩护人的权利等问题在一定范围内都是值得进一步完善改进的。

记者:请您联系本次新刑诉法的正式实施结合习总书记提出的“中国梦”,谈一谈您对于“法治梦”的理解。

张克俭: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一时代解读,既饱含着对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深刻洞悉,又彰显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和宏伟愿景,为党带领人民开创未来指明了前进方向。“中国梦”,深刻道出了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发展的主题主线,深情描绘了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不断求索、不懈奋斗的历史。

作为一名执业律师,有着从法律视角来对“中国梦”的理解,那就是“法治梦”。亚里士多德认为法治是相对于人治而言的。他对法治的注解是:“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制定的法律应获得普遍的服从;而人们所遵从的法律本身应该是成文的和良好的。”也就是说,法在全社会应该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社会的治理应该遵从良好的法律。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法治精神是文明社会的稳固基石。

法的运行是一个从法的制定到实施的过程,也是一个由法的效力到实效再到实现的过程。本次刑诉法修改中,在尊重和保障人权、非法证据排除、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以及公平兼顾效率等方面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整,目的就是让刑法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公正、正当的评价,使罪、责、刑能够相适应,维护法律权威、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而在法律的实施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在制定中未曾遇见的情况出现,这就要求我们法律人运用法律的思维、法治的观念来处理这些新的情况。但当前共重要的是有法必依、依法办事,将法治的观念深入每一位参与到法的运行的人的思想当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通向法治国家法治社会的道路上加速前进。

党的十八大描绘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美丽蓝图,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国梦”,道出了亿万国人的心声,中国人民已开始民族复兴的追梦之旅。在这一系列大事件、大时刻的背后,无不伴随着法治好声音。不得不说,这是法治的美好时代——法治中国在这一年砥砺前行,依法治国在这一年步履铿锵,无数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和人权尊严将在法治光辉的朗照中熠熠生辉。作为一名律师,“法治梦”已不遥远,但需各位同仁共同奋斗,付出艰辛和汗水。

【字体:   打印本文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