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张锐智2008年于庐山047.jpg
展望宪法发展新坐标

张锐智,辽宁大学法学院国家法与基础理论教研室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中外宪法学比较。兼任全国外国法制史研究会常务理事,辽宁省宪法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国家社科基金、辽宁省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评审专家。主编学术著作3部,在国家和省级刊物发表论文50余篇。主持或参加国家级、省部级项目12项。获得沈阳市优秀教师、沈阳市优秀法学工作者等称号。获得省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省哲学社会科学首届学术年会一等奖、第六届东北法治论坛优秀论文二等奖等学术奖励30余次。

记者:今年是82宪法施行30周年,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在这30年中对于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以及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形成有怎样的积极作用。
张锐智: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是新中国建立以来颁行的第四部宪法也即现行宪法(以下简称“82宪法”)。30年来,在82宪法基础上,具有中国特色的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这是中国步入近代172年以来法制改革取得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进步,也是新中国63年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就。回顾82宪法颁行30年来我国法制建设历程,我们可以看到,82宪法在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和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形成的过程中,发挥了基石性、根本性、核心性、引领性的作用。
    首先,82宪法奠定了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基础。改革开放伊始,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执政党总结建国以来治理国家经验教训,深刻地认识到实行民主与法制的重要性,确立了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的基本方针“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会议还明确指出“从现在起,应当把立法工作摆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重要议程上来”。自此,构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伟大工程拉开了序幕。现代法治国家的重要标志是宪法是一国法律体系的核心和基石,而当时1978年宪法本身存在诸多缺陷,无法适应我国改革开放各项事业发展要求。因此,制定一部新宪法已经成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首要任务。经过缜密论证、广泛征求意见,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82宪法不仅是规范我国民主施政规则的根本法,也是建构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基础。30年来在82宪法基础上,我国已经形成了部门齐全、层次分明、结构协调、体例科学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其次,82宪法规定了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基本属性。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苏联东欧国家先后放弃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事业面临严峻挑战,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也无现成经验可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继续坚持走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并积极探索如何构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30年来,我国各级立法机关依循82宪法所规定法治轨道制订了大量的符合中国国情的法律法规。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与西方国家法律体系本质区别均来自于我国现行宪法规定。与此相适应,我国七个法律部门的法律法规均按照宪法所设定基本精神、基本原则、基本制度而展开下位法的制定与修改。基于宪法这些规定,我国又制定了与之相关法律,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县级以下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直接选举的若干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守则》等。再比如,我国宪法第48条、第49条、50条专门规定了对特殊主体权益的保护,为落实和细化宪法前述规定,我国专门制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归侨侨眷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等,这些针对特殊群体专门法律与宪法形成了严密法律保护网,同时也充分体现出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优越性。
    再次,82宪法不断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注入活力。1982年宪法颁布之际正是我国改革开放起步阶段,随着我国摸着石头过河改革的不断深入,我国原有的制度已显示出不适应社会主义发展需要。为了使我国各项事业有法可依,我国先后对82宪法进行四次修改,共产生宪法修正案31条。这些宪法修正案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自身完善注入了法律活力。例如,2004年通过的第24条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为了落实这一宪法基本原则,我国开始对三大诉讼法进行审慎修改,在民事诉讼法方面,2007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民事诉讼法进行了19处修改;2011年对其再次启动修改,此次修改之处有54处。在刑事诉讼法方面,2012年3月1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1996年修改后刑事诉讼法进行了五方面134处进行了修改,专家学者称此次修改最大的亮点就是,将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原则写入有“小宪法”之称的《刑事诉讼法》。2011年,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会会长应松年教授组织成立《行政诉讼法》修改课题组,对我国行政诉讼制度展开全面和系统探讨,提出了改革建议和改革方案。2004年通过的第23条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国家建立健全同经济水平相适应的社会保障制度。”而后我国在原有社会保障法基础上又先后制定一系列新的社会保障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2010年)这些法律出台,标志着我国社会保障法律体系的主干和框架体系已经完全确立。总之,82年宪法适时修改为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完善提供了根本法的依据。
最后,82宪法为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形成发挥了权威性和引领性的作用。为了更好落实依法治国方略,2006年执政党提出了开展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社会主义法治的精髓和灵魂,是指导社会主义法治环节如立法、政府、司法、守法、法律监督的基本方针、原则和思想。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由“依法治国”、“执法为民”、“公平正义”、“服务大局”、“党的领导”所构成,其中,依法治国是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最核心内容,而依法治国关键是依宪治国。事实上,82宪法为我国公民培育和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提供了权威和指引的作用。在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宪法居于核心和统帅地位。82宪法明确规定了宪法在国家法律体系中地位、效力和权威,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自82宪法颁行以来,宪法原则、精神、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成为公民捍卫基本权利、监督公权力的最具权威性的根本法。在孙志刚案件和罗福珍事件后,许多学者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起对《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1982年)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2001年)进行违宪审查的请求,最终推动了前述两部行政法规的废止,代之以新的法规出台《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2003年)和《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2011年)。显然,正是公民依据宪法基本原则和精神,直接推进了我国法制进步。应该客观地看到,82宪法颁行后我国公民整体法律素养有了明显的提升,人们对宪法的信赖、对法律需求与日俱增,一个推崇宪法至上、尊重宪法权威、依法行使权力、依法监督权力、依法维护权利的理性社会正在逐渐形成。

记者:纵观世界范围内的大陆法系及英美法系代表国家的宪法,我国宪法所处的地位(或者说是特点),今后我国宪法的发展趋势。
张锐智:目前,全世界有主权国家195个,他们分别属于英美法系、大陆法系、伊斯兰法系和社会主义法系。我国宪法在性质上属于社会主义法系,但在宪法的外在特征上也具有与资本主义宪法相似之处即属于成文宪法、刚性宪法、民定宪法。
从世界宪法史的角度,我国宪法有很多独创的贡献:一是我国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并将人民的范围延伸至最大化,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这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民主的广泛性。二是我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是直接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代议民主制。三是我国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先将“依法治国”、“尊重保障人权”、“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等原则写进宪法,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四是我国创见性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突破了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设计模式。五是我国首次将精神文明写进宪法,拓展了宪法调整领域。六是我国创造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对世界政党制度一大贡献。七是我国创造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特别行政区制度”,丰富了世界宪法关于国家结构理论与实践。
在世界经济全球化、政治多元化背景下,我国宪法今后发展趋势既不能脱离世界宪法大趋势,也不能脱离中国国情。综合国际宪法发展潮流以及我国未来发展目标,我国宪法发展趋势将体现在四个方面:首先,公民权利将会得到进一步发展,随着我国政治民主和市场经济发展,以及我国加入国际人权条约的承诺,我国公民权利在范围和程度上会得到扩展。例如,迁徙自由、隐私权等入宪。其次,国家公权力将会得到进一步科学配置和有效监督,权力运行透明度、廉洁度将会加强。再次,我国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将会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依法执政的法律化和民主参政的制度化将会成为常态。最后,宪法监督制度将进一步完善。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宪法监督权不充分,需要设立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领导下的一个专门机构,专职从事宪法监督工作。

记者:作为新一届的辽宁省法学会宪法行政法学研究会,对于82宪法施行30周年将开展哪些活动,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其中宪法行政法学研究会将要做些什么安排?
张锐智:2012年3月30日,在辽宁省法学会领导下辽宁省法学会宪法行政法学研究会顺利地进行了换届选举,产生了辽宁省法学会宪法行政法学研究会第四届理事会。新一届研究会对于2012年工作尤其是对纪念82宪法颁行30周年作出了认真安排,在2012年工作计划中明确规定在2012年9月下旬“举办纪念现行宪法颁行30周年的专门学术活动”。为了进一步落实此次纪念会议,辽宁省宪法行政法学研究会秘书处广泛征集论文题目,经过整理确定了十个研究方向和专题。2012年4月26日,本研究会向省法学会学术部提出了愿与省法学会联合举办“1982年宪法与中国宪政三十年回顾与前瞻”学术研讨会的请示函,并就举办此次学术研究会做出了详细计划。待省法学会审批后,马上启动发布纪念1982年宪法颁行30周年的学术活动的通知,并开始向全省法学法律工作者广泛征文。为了确保纪念学术活动高质量,本研究会专设“1982年宪法与中国宪政三十年回顾与前瞻”征文领导小组,邀请省内宪法学和行政法学专家进行征文评审。在纪念学术大会上将邀请获奖作者进行大会交流,并对获奖作者和单位进行表彰。
    除了举办全省性的纪念82宪法颁行30年学术活动外,本研究会还要求全体会员结合自己工作实际,开展多种形式纪念82宪法30周年的活动。同时,在82宪法颁布之日——也即法制宣传日开展以纪念现行宪法为主题的法制宣传活动。通过这些主题鲜明纪念活动,在全省开展持续地展开“认识宪法、维护宪法和遵守宪法”的普及宪法知识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