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 考察笔记
考察笔记
 
【字体:   打印本文
赴加拿大培训学习的体会
单位:省委政法委 作者:周聪

    受省委政法委的指派,我作为辽宁省政法委赴加拿大社会管理培训代表团的团长,率团(17人)于10月21日至11月10日接受了由哥伦比亚省司法学院提供的以社会管理为主要内容的培训。培训计划体现了课堂教学与社会考察相结合特点。我们聆听了少年犯监狱管理、加拿大司法制度、执法机构人力资源管理、反贪策略、应对吸毒人员问题、冲突的解决、加拿大社会管理、加拿大法治社会、加拿大矫正制度等专题性课程,考察了北温哥华市皇家骑警、温哥华少年犯监狱、社区法庭、北菲沙预审监狱、特别执法单位联合部队、省法院、省女子监狱、戒毒中心、社区矫正中心和康复中心、流浪人员寄宿中心等公共管理机构和社会管理部门。耳听目睹,学有所获。但限于时间短暂,交流难以丰富,理解尚需深入,管中窥豹,体会如下:
    一、不断创新的管理品格。加拿大政府、司法、第三部门对社会的管理在体制上是比较完备的,正因如此,有效的管理为加拿大作为西方重要的工业化国家在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方面的持续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基础,并构建了自己的管理范式,使加拿大成为世界上接受外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学习中,我们了解到,无论是政府、司法界,还是社会的志愿者们,在经济发展和社会变化中,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没有在已有的成就面前止步不前,而是积极地尝试和探索,使社会管理与时俱进。加拿大的警察机构分三级设置,有隶属联邦的皇家骑警,有地方管辖的省、市两级警察机构,纵向上各自独立,横向上各自封闭,因此难以应对团伙和黑势力等类型的有组织犯罪问题。2000年,为了打破自身体制方面的束缚,哥伦比亚省组建了整合三级警察机构资源、重点打击有组织犯罪行为的机构一一特别执法单位联合部队,有效地惩治了毒品贩卖等有组织犯罪活动,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适应了社会管理的新需求。
    二、注重服务的管理制度。加拿大的管理者习惯把需要矫正的罪犯称为“客户”。1992年加拿大专门颁布了《矫正和有条件释放法》,对刑期两年以上和不满两年的罪犯分别由联邦内政部矫正局和省、市的矫正机关负责监禁和社区矫正。矫正工作从罪犯被定罪即开始,贯穿于促进罪犯回归社会的全过程。监狱假释官负责帮助罪犯制定矫正计划(也是假释计划),促进其假释;社会假释官负责对社会假释人员的管理工作。参与矫正的工作人员均有必要的专业教育背景,提供专业化的矫正服务,矫正计划不仅是专业化的,而且是个性化的,从精神健康、心理矫治、文化呼唤、教育培训、宗教辅助、技能提高等方面系统性的提供矫正服务,对“客户”进行矫正性塑造,使矫正环节成为罪犯回归社会的预科学校。据介绍,通过矫正,93%的犯人在假释之后期满之前不再犯罪;假释期满后有98.7%的犯人不再犯暴力罪。
    三、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对人的生命、权利的尊重是加拿大社会管理中无所不在的理念。例如在对青少年犯罪问题的处理上,法庭的充分考虑是“社会性问题还是司法问题”。缓刑官要负责在判决前起草专门的报告书,以保证判决会使罪犯产生正面的变化。对于犯暴力罪的青少年,如果是第一次,一般采取的是以社区为基础的方案,坚持恢复性司法。根据需要,对犯罪青少年进行法医或精神方面的评估,40%的人员能获取精神处方,同时,法庭向犯罪青少年提供暴力和性犯罪治疗计划等。法庭还举行“恢复性司法会议”,使犯罪青少年和被害人坐在一起,让犯罪者了解一时的恶念和行为给别人造成的重大伤害,从而激发犯罪青少年的赎罪心理,促进其改造和回归。再比如对待吸毒人员,加拿大为有效减少吸毒人员死亡和染病,在吸毒人群集中的区域,由社会组织和医疗机构合作,专门设立“安全注射屋”,通过专业人员在现场监护和提供卫生的设施及器材,防止了过量使用毒品和传染病的传播,并由此建立起良好的沟通关系,为进一步的戒毒工作奠定了基础,据介绍,经过“安全注射屋”实现戒毒的人许多都想学医,以回报社会。
    四、重视文化的管理特点。我们考察省女子监狱和参观温哥华原住民医疗保健协会时,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对文化问题的高度重视和注意发挥文化在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省女子监狱专门修建了一间单独的房屋,外形摹仿原住民的建筑款式,屋内均按照原住民的生活习惯,墙上挂有图腾图案和书写的充满民族文化信息的符号,地上摆着许多原住民的生活用品,据介绍,这间房屋是专门用于原住民犯罪人员的感化矫正的,必要时,还会请原住民中的长者来给有关罪犯讲述历史、进行教化。我们在保健协会也见到了一位叫尤里.哈瑞的原住民长者,身穿传统的民族服装,手持羽毛扇,他承担着对该地原住民的文化传导和精神引领任务,在协会里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个保健协会还十分关注跨文化医学问题,把了解自己和欣赏病人的文化,并找出双方一致之处来建立和实现病人健康日程的目标作为一种文化能力。我认为,加拿大经济发达、社会和谐,与其实行的管理的法制化和法制的文化化不无关系。
    另外,我们对加拿大律师行业的管理和应急管理制度等情况也增加了了解、丰富了信息。在认真学习和汲取好经验、新知识的同时,我们也及时地向加拿大的专家学者宣传和介绍中国及辽宁的情况。交流中,我感到加拿大的许多人对中国的了解是十分不够的。比如,许多加拿大的专家学者、甚至包括著名的律师,对中国的立法体制缺乏了解,他们大多习惯地认为,中国的立法权仅限于最高立法机构,而地方没有立法权。作为曾经担任过北温哥华市警察局长的司高特先生,竟对我们的学员哼唱“友谊地久天长”表示疑惑,并提出了“你们是从哪学来的?”问题。由此看来,赴外学习,当好“取经人”是必要的,而在学习中主动宣传中国、介绍辽宁,也是不可或缺的。
    通过学习,受到启发是:一、管理要坚持创新。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只有顺势应变、与时俱进,才能维护和保持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动力,并使管理作为一门科学在现实中不断地展示自身的价值。二、要完善服务第一的管理制度。只有在管理的制度方面牢固地确定服务第一的宗旨,才能有效地提高管理工作的品位和水平,才能把服务的  “精品菜单”提供给“客户”,以满足社会和不同人群的需求。三、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尊重人、关心人、理解人,是社会管理建立互信、达成沟通、取得良效的基础,这一点,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看,都是十分重要的。四、要充分发挥文化在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作为政法工作者,不仅要做社会主义文化的捍卫者,更要做社会主义文化的建设者。要认识和发掘文化在社会管理中的功能作用,在促进文化法治化的同时,大力推动法治的文化化,使法治根植于社会、渗沁于人心,厚积依法管理的社会文化基础。
    作为培训团的团长,在如何管理这支培训团队方面,自己也有特殊的学习与收获。为了完成组织交给的带队任务并为学员们营造良好的学习培训条件,在三个方面作了积极的尝试:一是发挥政治优势,倡议和建立培训团党支部,并分设三个党小组,确保学员们组织意识不淡、党员作用不变;二是依靠骨干和信任大家。发挥两位老政法委书记即副团长的作用,支持团秘书长的工作,注重调动小组长的积极性,大事集体研究,小事及时沟通,努力形成大家管理和自我管理相结合的局面;三是注重掌握信息,一方面是动态掌握学院方面对培训团的反映和评价,以便改进管理、相向而行,另一方面是动态掌握学员们学习和生活中的要求,以便给与回应和满足。在集体的努力下,培训团没有辜负组织和领导的期望,完成了预定的培训学习任务。哥伦比亚省司法学院杰克院长破例两次会见培训团成员,并亲自逐一为学员们颁发结业证书、合影留念。全体学员在“友谊地久天长”的乐曲声中握别了老师、告别了课堂、挥别了学院,他们学习了知识、开阔了视野、收获了友谊。
【字体:   打印本文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