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 考察笔记
考察笔记
 
【字体:   打印本文
宝岛上的“共生家庭”与“更生人”
单位: 作者:孟宪华

    2011年1月6日至14日,我随中国法学会代表团访问了宝岛台湾。期间我们参观了台湾更生保护会桃园分会、希伯仑共生家庭,并与台湾更生保护会、犯罪被害人保护协会的有关人士进行了座谈交流,他们对更生人和边缘人的做法让我感触颇深。
    作为财团法人的台湾更生保护会,是以辅导更生人重新适应社会生活,预防再犯,维护社会安宁为宗旨。更生保护会设有董事会暨常务理事会,并在全台各地设有19个分会,各分会辖区内再以乡、镇(市)或区为单位设置更生保护辅导区,受台湾法务部指挥监督。法务部聘请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检察长、各分会主任委员、矫正机关首长、学者专家、热心社会公益人士董事长、执行长对更生人进行心理辅导和帮助。
    早在1976年,台湾就颁布了《更生保护法》,现在台湾地区实施的更生保护法是2002年修正的。更生保护会通过直接保护、间接保护、暂时保护三种方式,对更生人予以辅导安置、技能训练、就业创业、就学、心理咨询等帮助,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并消除社会大众对其歧视和排斥,接纳支持其重返社会家庭。
    更生保护会之所以在台湾这么普及,是因为它有着充足的资金保障。除法务部每年的1000至1500万台币补助外,更生保护会还接受民间捐助,以及约7000至8000万台币的缓起诉处分金和土地房屋出租收入,还可向会外进行资金筹募。
    离开更生保护会,我们前往位于桃园杨梅镇比佛利小区的希伯仑共生家庭,它是由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的一对牧师夫妇建立的,陈公亮、吴秀玲夫妻就是大家庭的“老爸”和“老妈”。家庭成员则大多是刑满出狱的残疾人、杀人抢劫假释犯、辍学犯罪的未成年人、忧郁症患者等社会边缘人。让我感到神奇的是,这些社会边缘人加入共生家庭后,他们能够自食其力、认真学习技能,十之八九都恢复了正常生活,并一直在共生家庭里生活着。
    台湾的作法确实有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之处。尤其是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矛盾凸显期之时,应大力研究推进恢复性司法,发挥党委、政府及社会的力量,减少和消除一切不安定因素,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所以我有如下建议:
    第一、开展理论研究,推进恢复性司法。组织专家学者和司法实务工作者,论证恢复性司法的必要性及可行办法,提出有针对性的意见及建议。
    第二、制定颁布法令,推进恢复性司法的实施。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可由国务院先行制定出狱新生人的保护办法及犯罪被害人保护办法,实施一段时期后再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保护性法律。
    第三、建立机构,统筹管理。建议在中央政法委及各级党委政法委领导下,由国家司法部及各级司法行政机构负责,建立出狱新生人及犯罪被害人保护组织,研究落实人员组成,经费来源,保护程序,工作职责等等。
    第四、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发挥慈善事业的作用。动员社会企业家、热心于社会公益及慈善事业的人士,捐助资金,兴办企业事业。政府在土地、税收、管理上给予优惠,推动此项事业的发展。
    第五、总结经验,全面推广。建议选择部分省、市(区)先行试点,结合我们的实际,学习台湾及其他国家的作法,积累总结经验,全面推广实行。


作者简介:孟宪华,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省法学会学术委员、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原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名词解释
【更生人】受刑人出狱以后的称谓,其意思是说:希望受刑人都能更新自己的生活,希望大家都能改过自新,重新活过来的意思 。
【共生家庭】共生家庭的组成,不同于传统的血缘及婚姻制度,它是基于共同信仰(未必是宗教)、理念、核心价值,选择最简单、原始的共同生活方式,享受爱人与被爱的关怀。共生家庭大概分为小区型、田园型、收容型及企业型。希伯仑共生家庭组织庞大,兼具教育、经济、生活及改造功能,是四种共生家庭的综合体。
【恢复性司法】恢复性司法是对刑事犯罪通过在犯罪方和被害方之间建立一种对话关系,以犯罪人主动承担责任消弭双方冲突,从深层次化解矛盾,并通过社区等有关方面的参与,修复受损社会关系的一种替代性司法活动。国际上对恢复性司法较为通行的定义是:恢复性司法是指在一个特定的案件中,关涉各方共同解决犯罪问题,处理犯罪后果的过程及其对未来的意义。

【字体:   打印本文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